朋友圈已经传疯了:丈夫为加薪把我送给上词

第1章 赶出新房

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,火辣辣的痛。

“你怀了野种还有脸回来?我们何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!”婆婆指着我的鼻子大声怒骂,“滚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!”

大门在我眼前重重关闭,我捡起丢在地上的行李箱,狼狈地游荡在马路上。

我怀孕了,但孩子不是我老公何聪的。

和何聪结婚以来,我们都没有发生过关系。

直到这个月生理期推迟去医院检查才知道,我居然怀孕了!

乌压压的云层覆盖在头顶,惊惧无助裹挟着大雨席卷而来。

我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我就莫名其妙的怀了孕,孩子的父亲又是谁……

“吱呀——”

就在我恍惚行走之际,一辆轿车忽然停在我身边。

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撑着一把伞来到我面前,微笑着问:“夏至小姐?”

“你是?”我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,狐疑地问。

“请先上车。外面雨太大了。”他躬身打开车门。

“我不认识你。”我警惕地盯着他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

来人依旧恭敬地说:“可我认识您,夏小姐,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考虑考虑肚子里的孩子,您说呢?”

我浑身一震,猛地抬头,就对上他微笑的脸:“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?”

“您是不是很想知道,孩子的父亲是谁?”见我情绪激动,他更加高深莫测,“您放心,我不会伤害您。”边说边打开车门,恭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我迫切地想要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,终究我还是上了车。

“你是谁?你到底知道些什么?孩子的父亲是你吗?”

一入座,我就连声发问。

似乎听到了好笑的问话,坐进副驾驶位的男人轻轻笑了一声,递给我一份文件:“我不是孩子的父亲,只要夏小姐姐乖乖听话,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。”

他的话让我感到很不舒服,仿佛我就是一只被豢养的宠物。

我蹙眉接过文件打开,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,我浑身的血液刹那凝固了。

文件上面是一份详细的个人资料,而这个人就是我!

有关我的个人情况、家庭背景、教育工作经历……所有一切事无巨细都有,就连我是什么血型、孕期几周、忌口什么都一清二楚准确无误!

一阵寒意从背脊蔓延,一切的一切,好似一只巨大的牢笼,将我密不透风的锁在里面。

我失态地甩开文件,大声嘶吼:“你们到底是谁!你们这是侵犯个人隐私!你要带我去哪里!”

“夏小姐请不要激动,对孩子不好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全程没有再回复我什么,任由我质问嘶吼。

十几分钟后,车子缓缓驶入市中心的花园洋房小区。

这里寸土寸金,是本市著名的富人区,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。

车子在一栋三层别墅门口停下来,男人帮我拉开车门,候在车旁:“您以后就住在这里,里面会有专人照顾您的生活起居,请您安心养胎,直到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激动了一路,这时候我也冷静了下来。

我看了看富丽堂皇地别墅,冷冷地问:“所以,我肚子里的孩子,跟这栋别墅的主人有关?”

他依旧公事公办地回复:“该知道的时候您会知道的,夏小姐请。”

这时,大门开了,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笑着走到我面前。

“您就是夏小姐吧,快请进,外面太冷了。”

我被几个人搀扶着进了屋的同时,那个男人利落地离去。

屋内的光景比外面看起来还要华丽,但是我全然没有欣赏的心思。

愣神间,女佣将一双拖鞋放在我的脚下。

“夏小姐,浴室已经放好水了,您请先洗个热水澡,厨房已经备好了汤饭,稍候就可以用餐了。”

我问眼前稍微年长的女佣:“刚才那个人是谁?”

“您是说董秘书?”

“秘书?他是谁的秘书?”

“抱歉夏小姐,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我又问:“这栋别墅的主人是谁?”

第2章 第一次见他

“夏小姐,您就别为难我们了,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”年长点的女佣开口,“小锦,你带夏小姐去浴室吧。”

直到冻僵的快要失去知觉的身体泡进浴缸里,短路的思绪才勉强归位。

在跟何聪恋爱以前,我的恋爱史一片空白,眼下我们刚刚领证,我更不可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。

如果真的要追究……

我忽然想起来有天晚上何聪带我去应酬,我喝的酩酊大醉。

次日早上在酒店房间醒来,何聪不在,但凌乱的衣物和狼藉的痕迹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,昨晚发生了些什么。

可事后我去问何聪,他却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。

我原以为是他趁我酒醉做了什么,反正我们已经是夫妻,我便没有计较。

可联系今日种种,我依稀感觉到,那天晚上和我在酒店厮混的另有其人……

我肚子里的孩子,很有可能就是那天晚上乌龙酿成的结果。

而这个别墅的主人,身份一定十分显赫。

也许他急需要一个孩子,但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拥有,所以便借腹生子。

能拥有如此财权的人,说不定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秃头老头……

想到这里,我浑身恶寒,像是有无数的臭虫爬上了我的身体。

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呢?

我头疼地捏了捏眉心,实在理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反复权衡,我决定留下。

一则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二则,我要把那个人找出来!

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谁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肚子里留了种!

第二天一大早,别墅门口已经停着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。

司机也还是昨天那个,他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:“夏小姐,请上车。”

上班的路上我接到了总编的临时调度,让我顶替出差的员工去做一个人物专访。

看着总编发来的电子版资料,有几个大字格外显眼——大禹集团副总裁桑旗专访。

桑旗这个人,之前略有耳闻。

大禹集团是桑家兄弟俩创办的,两人都是人中龙凤,不靠父辈的名望,短短几年将大禹集团发展成国内龙头企业。

而桑旗更是人中翘楚,他手段狠厉,雷厉风行,大禹集团能走到如今的位置,他在其中是个关键角色。

我对司机说:“师傅,调个头,去大禹集团。”

司机一怔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
“不认得路?”

“认得认得。”他急忙打起方向盘改变路径。

没有多久,便顺利抵达大禹集团。

由于事先预约过,我坐在会客厅等待。

秘书说桑旗还在开会,趁这个空档,我反复背记采访稿。

“桑总好。”

“桑总好。”

伴随着恭敬的招呼声,桑旗在众人簇拥下走了进来。

他穿着一袭银灰色西装,身形颀长挺拔,出众的气质让他在人群中十分显眼。

他的面容英俊,轮廓分明,五官深邃,行走间自带王者气场。

我急忙起身,礼貌的向来人伸出手:“你好,桑总。”

桑旗缓缓走进来,漫不经心般瞥了我一眼。

当他靠近我的时候,一股特殊又透着隐约熟悉的味道钻进鼻腔……

桑旗径直坐在沙发上,姿势闲散,一双腿修长有力,眼神中透着上位者的强硬气势。

他瞥了眼我的胸牌,手指轻轻在膝盖上轻点:“姓章?”

“桑总您好,我叫夏至,本来约好采访您的记者出差了,所以暂时由我接替。”

我抬眼看着他。

这么个商界传奇,没想到看起来这么轻,似乎还不到三十。

这容貌身材,放在当今的娱乐圈那也是佼佼者……

心跳不自觉地加快。

见我一直不开始,盯着他出神,桑旗曲起手指敲击桌面。

他无声的勾了下嘴角:“怎么,我脸上有你想要的答案?”

桑旗的视线停留的并不久,可我却总感觉自己像是完全袒露的站在他面前,那道目光,极具穿透力的落到我身上。

我的脸颊有点烫,连忙解释:“那倒不是,就是、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。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……

他不以为然,悠悠架起长腿:“最近我的专访有点多。”

我立马回神,打开录音笔正式开始采访。

采访过程十分顺利,只是在快要结束的时候,何聪来电话了。

见来电是他,我跟桑旗打了个招呼,起身走到外面。

我不知道的是,身后,桑旗看着我的背影,缓缓眯起眼,神情阴郁……

第3章 那晚你碰我了吗

“你去哪里了?”

“小至,你找我?”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,“我出差了,昨天走的比较急,没时间告诉你。”

我知道他说的出差一定是骗我。

何聪天生懦弱,在我和他妈之间,我永远都是被抛弃的那个。

每每我们发生冲突,何聪都会选择逃避,风平浪静之后才会出现。

我现在没心情跟他扯,调整着呼吸问:“我问你,上个月我陪你去应酬的那个晚上,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一提到这个,何聪就像被踩到痛脚般,“时间那么久我早不记得了。小至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“等一下!我就问你一件事。”我闭上眼,轻轻问:“何聪,那晚你碰我了吗?”

“当然没有,小至,你不同意,我怎么会随便碰你。”

所以,答案昭然若揭了。

我冷笑:“好,既然你没碰过我,我问你,为什么我会怀孕?”

“小至……一切等我回来再说。”他急切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我深吸一口气,胸口像被千万根银针狠狠扎着。

一个我不想面对的猜想悄然浮现——我所遭受的这一切,似乎都是我的丈夫造成的……

调整好情绪,我转过身,结果看到的是桑旗颀长的身影走进电梯。

“桑总!”

我小跑过去,却终究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桑旗那张英俊却异常冷淡的脸被铁门隔开。

我正准备跟上去,桑旗的秘书拦住了我:“桑总让我转告你,你是他见过的记者中最不专业的一个。”

我知道,采访过程中丢下被访对象去接电话这种事很不专业,的确是我的错,于是我也没想解释。

“不好意思,刚才的确是我不好,桑总如果现在没空的话,我们可以另约时间。”

“桑总不会再见你了。”

秘书转身离开,我颓然地叹了口气。

照本宣科地人物专访可以说是最简单的,可我居然搞砸了,不用想也知道,回去后我该承受多大的责骂。

果然,一回到杂志社总编就把我叫去,脸色黑沉地道:“夏至,去人事部办离职手续吧!”

我一愣,随即立马反应过来,鞠躬道歉:“对不起,总编,我中途因为一些私事接了电话,我知道这样很不好,我检讨。可开除的话是不是过了?”

从未听说过有人因为中断专访被开除的。

“你第一天当记者吗?你知道你采访的是什么人吗?现在总部都知道你鸽了桑旗!那可是桑旗啊!”大发雷霆的总编忽然长叹一口气,无奈地道,“夏至,你到我们杂志社三年了,按道理我应该保住你,但是我能力有限,请你谅解。”

我瞬间明白了,在资本面前,一切情理和面子都是虚无。

只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突然之间,我的生活就被搅得天翻地覆。

昨天被赶出家门,今天又丢失了热爱的工作,心里无限凄凉。

我无处可去,只好回到别墅。

午饭时间,我正情绪低落地扒拉着米饭,小锦忽然把一摞书放在我面前:“夏小姐,这是董秘书送来的。”

我瞥了眼,孕期护理知识详解映入眼帘。

“我不看。”反正我又没打算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。

“董秘书说您现在没有工作正好可以好好看看。”

“他怎么知道我失业了?”

小锦摇摇头表示不解。

那个董秘书,好像什么都知道。

我脑子里转了转,“你有董秘书的电话吗?”

“家里的电话里应该有。”

要到号码,我立马拨给董秘书,他很快就接了。

“夏小姐,您找我有事?”

“我要见你老板。”

他似乎料到我提出这个要求,公式化道:“需要见面的时候,您自然会见到。”

我就猜到他会这么说:“如果我见不到他,那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他也见不到了。”

我坚信,那个人一定会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,否则也不会将我供养在这里。

我甚至觉得我今天失业也和他有关。

董秘书不受威胁,冷静的说:“夏小姐,我劝您不要冲动。如果没有孩子了,那么您一辈子都无法解开这个谜底了,请三思。”

董秘书很会谈判,但是他所依仗的本就本末倒置了。

我嗤笑挑眉:“是吗?如果没有了孩子,见不见他,对我来说确实也无关紧要。您说呢,董秘书?”

董秘书沉默许久,终于应了下来。

“明天下午前我就要知道结果,不然……你知道的。”

挂断电话,我坐在沙发里迅速思考明天可能会面临的结果。

无论对方是个何方神圣,我都必须要知道事情的真相!

转念我又想到何聪。

他一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。

短暂的午休之后,我才起身去找何聪。

我知道他所谓的出差一定是骗我的,这是他的一贯套路。

我在何家门前的花坛边坐了一个下午,终于,傍晚时,他开着车回来了。

我一见到他,强压了几天的怒火一下子涌上来,冲过去就狠狠甩了他一巴掌。

何聪看见是我,神情古怪,并没有反抗。

“小至......”

“你不是出差了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刚回来。“

我不想纠结这种小事,今天来有更重要的事。

我把医院的化验单给他看:“我怀孕了。”

他看了两眼,抬头看我的时候目光闪烁,“小至......”

他心虚的表情全部都写在脸上。

我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:“那天晚上的事,与你有关对不对?”

掌中云.jpg

打开微信--添加朋友--公众号--搜索【长文书社】--关注【长文书社】--点击阅读刚才的小说  继续抢先免费看。

【因保护网站和资源,本书精彩片段、原文前往上方微信公众号即可阅读~